嘉兴在线 -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、嘉兴广电联合主办
您当前的位置 : 嘉兴在线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流言蜚语刻在硬纸板上|马瑾轩
2021-09-14 13:13

流言蜚语刻在硬纸板上

这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不幸者的愧怍。——题记


还是初夏,可窗外的蝉鸣却早已蠢蠢欲动,一切都像是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岁月,平凡而宁静。


妈妈像往常一样一边打理着她的花花草草,一边又在跟我分享着自己的心得。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,但是距离太远我都听得不是很真切,只是偶尔敷衍应和几声。


“我们楼下平台上那个老大爷的花都不知道养了几年了,开得这么多。”妈妈转过头对我笑着,“我这才种了一两年,开得稀稀拉拉的。”


我随口应道:“可能人家就是卖花的吧。”


“他啊,收硬纸板的,我还想着你那个电子琴放那么久不用了,改天卖给他得了,他也收的。”


我愣了一下,想起那积灰的琴,抿了嘴角,没搭话,想着那模糊不清的时光,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但最后什么也没说,权当默认了。


后来这个插曲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直到后来不经意间想起,才猛然发觉那时的情绪,其实早就如此刻骨铭心。


不久之后我见到了他,只记得当时的天特别红,火烧云像是真的点燃了半边天。


耳边熟悉的琴声让我停下了步子,我凝视着那被擦得干干净净的电子琴,好一会儿才从边缘搞怪的图案认出是妈妈卖掉的琴,我的琴。


他的手在琴键间跃动,灵活得不似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,只是偶尔有停顿,可龟裂的指缝,变形的关节,树皮般的皱纹,又让我蹙了蹙眉。


琴声不是很连贯,但依旧能听出是《致爱丽丝》,我说出了曲名,他看着我,笑了起来,满脸的皱纹挤在一起,在晒黑的褐色皮肤上,一颤一颤的,像是快脱落的树皮。


“好,上学好,学校里都教这些吧?你会这曲儿吗?”他看着我自顾自地说起来,“我这是偷偷学的,年轻那会儿当了个文艺兵,看了蛮多的谱子的。我还是偷弹这曲子的时候,被我老伴儿发现的。这一眼啊,就看了这么多年。”


“您还当过兵?”


“我那会儿多的是人当兵,大家伙都是,只是我退得早,没赶得上跟大家伙一起过最后一个年。”


“为什么啊?”我问完就有些后悔了,连忙道歉“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
“嘿!没什么不好说的,我那是见义勇为,还有锦旗嘞!”


“你看这些花花草草的,都是我老伴儿喜欢的,弄起来麻烦得很。”


那次,天南海北地聊了很多,他仿佛很久没说过话一样,笑得很开怀,吐露了许多自己的过去,我只是静静地听着。像一位旁观者看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部纪录片,看着他眼里熠熠生辉的时光,觉得他的生活还真不错。


直到再次从妈妈的口中听到他,才恍若隔世地忆起些零碎的片段。那次是她的店里来了些熟客,那时他正好背着硬纸板从店门口路过,话题就到了他身上。


“这不是你楼下弄花的那个吗?怎么不去开个花店?捡硬纸板能挣几个钱?”


“是啊,不知道他怎么过的,卖个硬纸板还捐钱,听说捐了不少呢,到底是心善啊。”


“听说他那个左眼是因为之前见义勇为,还有那身子骨也是因为那次不行了的,躺医院好几个月呢!”


“哎!我还听说他那伴儿啊,也是那段时间走的。”


“他就一个人住吧,二楼那房子,阳台都比房间大。我早上路过,就看见他背硬纸板回来,还拿着个破碗喝着白粥。”


“前年大过年的,我给他送吃的,他千恩万谢,可就是死活不要。”


“过年也不回去,平时也没见过什么人来看他,估计他也就一个人吧。”


我越是听着,越是觉得有些喘不上气,觉得身上有东西压着直不起腰。


我在街上慢慢地挪着步子,想着他的事情,一桩桩一件件,开始相信那些流言蜚语,自说自话地勾勒着他的一生,从喜悦到悲伤。我不解他为什么要这么欺骗我,一度以为他是为了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心。


可那个佝偻的背影还是占据了我的脑海,弯至九十度的脊背,上面堆着比人还高的硬纸板,颤颤巍巍地走在漆黑的大街上。


我有一次感受到了那种莫名的情绪,心中的烦闷怎么也纾解不开,自暴自弃地留给时间去冲淡。


我甚至开始躲他,不得已与他碰面也是装作没看见,快步走开时又忍不住去偷偷看他,像个卑劣的偷窥狂,深藏自己的心思。


他也默契地什么都没说,只是每天都笑着,打理着他的花花草草,捉虫,除草,修枝,比起随意的生活不知道用心多少倍。


这日子过了有些时候,记得是从盛夏到了早秋,我又听见他在弹《致爱丽丝》,熟练了很多,想是平日都有练习。


看着他平日浑浊的眼睛,在那时盛满了光,嘴角的笑容也抑制不住地高高扬起。可我却半点都笑不出来,苦涩的味道在心底漫开。


这段时间,我关注着他的一切,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吸引我的注意力,我也听到了很多其他的“道听途说”。


他家境贫寒,幼年入伍,在家中算是最小的孩子,兄弟姐妹各奔东西,渐渐失去了联系。助人无数,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身体也落下了病根。陆陆续续尝试了许多工作,可是老板听到他的情况时,都害怕出事而不录用他。没有孩子的赡养,他走投无路了,只能靠捡硬纸板为生。


莫名的情绪越来越深,我深呼吸压抑这不知名的冲动,直到手机上随意播放的美文朗读,才让我恍然大悟——“这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不幸者的愧怍。”


他没有抱怨,只是默默地走在曲折的路上,捧着千疮百孔的心,向世界表明自己的善意。以至于在后来重复的千千万万个日子里,我平凡而单调的生活,好像因为他,更多了些弥足珍贵的东西。


花期在光里,绽放的乐章奏鸣在硬纸板上。

(■嘉兴高级中学高三(10)班 马瑾轩 指导老师 叶卫平)



来源: 作者:马瑾轩 编辑:赵宇微 责编:邓钰路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